法律在线

《清平乐》:冷冷的、寂寂的徽柔怎么活?_娱乐频道_东

发布日期:2020-05-20 12:09   来源:未知   阅读:

徽柔小时候,赵祯曾发誓让她成为全天下最幸福最快乐的公主。然而,当徽柔长大成人后,赵祯却毫不吝惜地把徽柔当作“礼物”强行“配置”给了李玮,意欲“一石五鸟”:一来希望以“附马都尉”的封号显贵国舅一家;二来希望“无公害”的李玮能够全心守护徽柔一生;三来能够因此减缓内心没有生养母亲的愧疚;四来能够放下未诞子嗣而归咎“不孝”因果报应的困惑;五来可以排除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结成权贵集团篡逆江山社稷的后顾之忧。

所以,当得知父亲要把自己许配做李玮后,徽柔的情感挣扎就一刻没有停止过。她向父亲据理争取过,以死要挟过,但,终于在父亲大病一场后,徽柔的抗争止息了,她愿意用自己的妥协换来父亲的康宁。

出降到李家,徽柔即知,她的任务完成了,不管是父亲的还是自己的。接下来,只要心智向下兼容,做到从女孩儿到妻子、从公主到媳妇的身份切换,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终老一生就好了。

可偏偏徽柔是一个人在宫中长大的公主,从小就在国子监学文通识,人又天生聪慧,耳濡目染的不是与官家议政的馆阁学士,就是往来?子和诗词歌赋;潜移默化的不是??的端庄教养,就是姐姐的温婉贤良。在皇宫环境中长大的徽柔,知书达礼、骄傲敏感、洒脱任性……

如今离开皇宫落俗民间,曾经风光无限的公主,一下子由凤凰变成鸡。她一点也不爱木讷貌粗的李玮,更厌恶婆婆的鄙俗无礼,她该怎么活下去?

选择不是没有,第一种,如父所愿地坦然接受李玮一家,举案齐眉、三从四德地柴米油盐过日子;第二种,与李玮一家分居二府,自己在公主府与怀吉形影相随、灵魂相伴优雅过一生;第三种,与李玮离和,回到皇宫,与母亲共度余生。

徽柔心中两心相悦的标配和向往,是曹评那样的王子,才华横溢,英俊倜傥,而非李玮那样,形相委琐,不解风情,连多看一眼都觉恶心,她宁死不会选择第一种。

怀吉伴着徽柔长大,在诗词书画、生活情趣方面二人心有灵犀,年久生情也是正常的。怀吉早就参透徽柔的倔强和心思,嫁到李家带给徽柔的将是怎样的没顶之灾,想到此,怀吉总是泪眼酸楚,从各方面小心维护徽柔的情绪,快乐一时是一时。怀吉作为侍臣入驻公主府保护徽柔在侧,他与公主不敢有半点非礼之处,稍有差池或情状,怀吉就会身不由己地离开公主,徽柔左右不了怀吉的去留,选择第二种只能是暂时的。

如果徽柔死活都要回宫,与李家一拍二散,一来“附马都尉”的官衔变动会引来无数言官们的弹劾,官家将再次不胜烦扰,身体顶住顶不住,难说;二来后宫非同私苑,它是官府机构的重要部门之一,嫁出去的公主,身份属性发生了变化,已不再是官府序列之人,徽柔若想久留后宫也不会被国法宫规所允许,选择第三种只能是权宜之计。

徽柔能不能像《肖申克救赎》里的安迪那样,用小锤子一点一点挖个大洞,活着“越狱”,与怀吉私逃,让所有人去扯淡。不能。因为她是大宋朝官家的女儿,她是公主,逃到哪里都逃不出大宋朝的民风俗约,逃不出他父亲的掌控。她唯一能解脱的方法就是自己把自己杀死。

方法有极端的有缓慢的。她没有选择前者,是因为徽柔的素养和亲情还在,既有对怀吉和母亲的牵念,也有对父亲声望的顾及,她唯一且只能选择后者,困守李家,活着如死去,冷冷的,寂寂的,慢慢的枯萎而死。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 by DedeCms